董董董董董董

不知道有木有人弄过这个,日常心疼鹿头

【郑楚】傻段子之热心工人的微笑



原梗是微博上那个爸爸给儿子打钱多打一个零被拉进黑名单那个哈哈哈哈哈哈


按照合约,楚轩方负责研发,供应商郑吒每周额外要送一千克的稀有材料给楚轩。


然后有天,郑吒手一抖,在审批单上多写了个千字。


一千千克,一吨哎。


大发。


等郑吒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材料已经被热心工人加急送了过去。


郑吒颤抖着拿起了电话。


响铃三秒后,手机页面传来提示,您已被对方拉至黑名单。


郑吒:???!!!


哦呼,完蛋。


一旁的毫无知觉的热心工人霸王看着自家老板苦涩的笑容,骄傲的挺起了胸脯。


甜甜圈梗,突然想画这个哈哈哈哈哈哈
画风烂的很,凑合着看吧(捂脸)

乔鲁诺:其实这个是储备粮啦,我们黑帮很多人都这么储备粮食。

教导主任:我信了你个鬼邪,把你头上的甜甜圈给我摘了!

【茶布】傻段子之蓝调坑我的日子


(不晓得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纯洁的戴上口罩))

(设定俩人在一起但是并不知道对方的能力)

(阿帕基很攻很宠但是文里写崩了。。(顶锅盖))


并不知道阿帕基能力的布加拉提某日出差提前回到了家里,发现卧室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沉闷而又克制,音调令人熟悉的【纯洁】声。


透过卧室的门缝,大床上的雾霾蓝被子高高隆起大约两具【和谐】的体积,下面的被单乱成一团,隐约还能听见阿帕基的说话声,什么“老婆今天不在家凑合着吧”“的出轨语调和“感觉我在摸自己”之类听不懂的鬼话。


布加拉提内心充斥着被欺骗的愤怒,拿出刚买回来的罐装替身保养液朝着蒙在大被里的两人砸了过去。


阿帕基猛地探出头来,看清楚眼前人之后手忙脚乱试图同时盖被子穿衣服还想把身边的人盖住。


旁边的人被遮掩着看不清脸,只能看见光滑的指尖和一缕黑发,在被子里毫不检点的动来动去,丝毫没有理他这个正主的意思。


“听。。。听我解释亲爱的。。其实这是我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拉链盛开在他的喉间,阿帕基的声音顿时模糊了起来。


屋内一时陷入了死寂般的平静。


布加拉提冷静了一会,刚张开口,一声愈发耳熟的【和谐】声直直传进他的耳内。


“哦不,你别。。。暂停暂停!”


布加拉提愤怒的掀开了被子。


然后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的另一个自己陷入了迷茫的沉思。


当晚,布加拉提和布加拉提睡在了一起,阿帕基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靠自己的长发取暖。


唱吧里放的居老师和北劳斯~

咕噜咕噜。。八百年前就开始写到现在也没写完的那个肉沫沫让我锁了下。。。剩下的部分有缘再发)


【犬狼】我的熊猫教父

(文风略沙雕(头顶锅盖))


我是哈利波特,一个普普通通的救世主,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从堆满了崇拜信的小床上醒来,后背总觉得有些发冷,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现在住在教父的家里,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学校里的卢平教授时不时会来我们家家访,可我留给学校的地址明明是姑妈家,虽然说是来给我家访,但访着访着他们就进了西里斯的屋子,向韦斯莱两兄弟的特卖伸缩耳发誓,我什么也没听到。


普通的早上开始了,我打着哈欠下了楼,两边的暗色墙壁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黑白色调。。。。嗯。。。。莫名有种现代艺术感。现在整个屋子看上去还蛮潮的。。。让人容易想起一种中国的动物,那个叫做。。。。


“熊猫?!!!”


“对,就是它!”听到卢平教授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回应了过去,但当我抬起头之后,我发现我们指的并不是一个东西,变潮的不只是墙壁,还有我的。。。也许这是我的。。。教父???


客厅地板上的竖耳朵长毛大熊猫看着我们,嘴里发出激动的呜呜声。


“我猜大熊猫不会发出呜呜声。”卢平扶着额头有些皱眉,声音里却带着一丝笑意,“而且也不会有大熊猫是竖着耳朵的,小天狼星。”


地毯上的黑白物种眨巴眨巴眼,歪着头看着我们,仿佛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我见过电视里的大熊猫。”我走下台阶跟卢平教授站在一起,尽可能让场景过渡的自然一些。“大熊猫是会拍巴掌的,还会给自己扒竹子吃。”


对面的熊猫犹豫了一下,双手合十抱住了餐桌旁的竹椅腿,试探着呲出了牙齿。


“熊猫还会口吞电灯泡,胸口碎大石,这是它们在长时间被人类圈养后进化的技能。”卢平一脸认真的说。


对面顿时犹豫了起来,似乎是打量了一会自己,神色复杂的盯着卢平。


“嗯。。。也许还会倒立踩钢丝和跳火圈?”我顺着卢平教授的话接着说了下去。“还能烤出黑乎乎的杏仁饼干骗我是巧克力脆饼来着。”


膨的一声,熊猫不见了,穿着灰麻睡衣的教父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拜托,我花了一晚上来研究熊猫,可是你们是怎么。。。竖耳朵我尽力了,但是也有竖耳朵的熊猫吧?那个什么。。。基因突变?”


看着眼前神色沮丧的男人,我突然有些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也许还会突变出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尾巴尖有一点昨天取暖时被壁火烧秃的痕迹,不知怎么还粘了点我的烫伤药膏?”卢平教授揶揄着无情的说出了真相。


教父瘫坐在一旁的竹椅上,双臂在两旁下垂,有点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弯下腰试图安慰教父,喉咙却被什么东西锁住般无法发出声音,这感觉不太好受,教父现在是这种心情吗,这是属于我们两个的亲情感应吗,我上学的时候听赫敏讲过这种亲人间感情有时可以互相感应的事情。


“哈利,你的毛衣需要翻过来一下。”教授在身后戳了戳我,“后背露出来了一块。”


好吧,早上的事情也可以解释了,我直起身,那股亲情感应果然消失了。


“说正经的,小天狼星,你知不知道墙漆染在毛上有多难洗掉,还是我给你用个清理一新?你可能不会太喜欢,它会直接把你的毛薅下来。”


“别啊亲爱。。莱姆斯,你觉不觉得这个黑白的形象还是挺。。酷炫的?一头熊猫给你鼓掌,嘿,炫不炫?”


教父先生你其实不用克制,你之前已经神经大条的在我面前叫过莱姆斯很多次亲爱的了。


“我可不想在出门溜你的时候被抓起来,记不记得你上次伪装的骆驼。。嗯。。羊驼?”


一番试探性的沟通后,小天狼星沮丧的跟在卢平教授身后进了浴洗室,我被安排在椅子上吃早餐。


然后我孤零零的吃了午餐。


孤零零的吃了晚餐。


我觉得这样有虐待儿童的嫌疑。


我去了趟浴洗室,但是里面没有人在,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这俩大人总是让我操心。


机智的我放出了我的海德薇,让它把小纸条传给小天狼星,上面写着早点回来。


海德薇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迷茫,但还是听话的飞出了我的窗子,然后飞进了楼下的窗户。


楼下小天狼星的卧室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个头一前一后探了出来。


“哈利,我在。。嗯。。莱姆斯在给我染毛,怎么了,哦,天怎么黑了?”


没什么,我挺好的。


第二天,我就去了罗恩的家里,生活变得幸福多了。


【楚郭】树枝灯芯小剧场

小剧场:众人拍戏中


旁白:“是自己那颗终年蕴酿着冰冷与寒湿的心脏。。。。”


小郭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旁白。


小郭:“楚哥你。。。。风湿性心肌炎?”


正用力酝酿感情被小郭一招无情沙雕打断的楚恕之冷不丁直接喷了口气出来。


众人内心:这孩子。。。。或许能炒着吃


【楚郭】树枝灯芯2

八百年后。。。我来更新啦(顶着锅盖)

“赵处,要不我。。我来。。”郭长城跃跃欲试,可能是上次的寻灵之旅给了他经验,尽管上次他和楚恕之差点被幽畜咬死,还险些从桥上摔下去,但现在看上去完全没记住教训的样子。

“你不许去。”楚恕凶巴巴的皱起了眉头。

郭长城头上隐形的兔耳朵沮丧的倒了下去,变成了真正的垂耳兔。

“你还是个活人“汪微拍拍他的头解释道。”你这年纪正是阴消阳长的时候,五千生魂的阴气太重,怕到时你受不住。”

“唔。。。。这样子啊”

楚恕之凶归凶,凶完还一直注意着郭长城的方向,然后他看着那个小孩听完汪微的话后,掏出了他的笔记本,把汪微那句话认认真真记了下来。

楚恕之:“。。。。。”

“来吧,分配一下工作。”赵云澜拍拍手道“按老规矩,哦,祝红这两天不太方便,留下来查查资料。”

“这次涉及到的人数太多,其他人都得去趟现场,一人负责调查一个车段,小郭你把包放下,没听汪微刚才说什么吗,这次跟着你红姐一起呆在特调处。”

“至于我,这次的事故人数太多,十王那帮老头最近忙着修府,阴差那边应该也渡不过来这么多灵魂,还得去黄泉路借点。。。”

“要什么,我去。”沈巍本来安静坐着,现在站起来用一个俯视的视角看着赵云澜,如炬的目光透过镜片,充斥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黑老哥你又不认识人家。”赵云澜用力压了压自家教授的肩膀,沈巍纹丝不动,随后他回忆起了被自家教授整个人拎起来的恐惧,随及放开了手。

最后两人达成共识,共赴黄。。。呸。。。一起前往黄泉路。

那边赵云澜把活都分配完,众人纷纷开始收拾起各自的行李,大庆去老李那里划拉走了一整盒干煸小鱼干,林静试图把一件据说是他祖师爷传下来的宝贝袈裟套在外面的衣服里,汪微和格桑一人带了一件备用的身体,这次他们找的淘宝店主靠谱多了。楚恕之还是冷着一张脸站在那,他一个尸王,只要他想可以常年不用吃饭,可换洗衣服控制在一套之内,傀儡自然是早就放在身上,全身上下额外的行李只有一条围巾,换句话说,他什么也不用带。

他冷着一张脸看着前面,郭长城的办公桌就在那个位置,小孩坐在桌子前,背对着他们,抱着他的包缩在那,右手放在桌上不知道写着些什么。

在写他的日记吧,写他有多想到这次的现场来,多想帮助这些无辜受害的群众,哼。楚恕之静静看着,郭长城的身子随着写字的手势一动一动的,仔细看去身上有浓厚的白光若隐若现。

普济众生。。。众生有什么好的。。。缺心眼的小子。。。

尸王自认千年前就失去了感情和心这种东西,但是最近不知是怎么,一遇见郭长城,只觉得有数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和面一样被揉进了胸腔,分不清是酸苦还是甘甜,化成一股强烈的占有欲,“眼前这个小孩不管是安静呆着还是哭闹挣扎”,他的脑子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他只能归你一个人看。”

真是疯魔了,楚恕之冷静下来在自己身上找了找原因。功德枷带的太久,已经很久没跟活物接触了,冷不丁来了这么个小子,天天在他前前后后楚哥楚哥,日子长了,自己的心反而围着他打转,仿佛也是件正常的事情。

我堂堂尸王。。。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又没用又瘦看着干巴巴的小屁孩。楚恕之的呼吸猛然间沉重了一下,随后他忽然意识到,身为尸王的自己是不可能有呼吸的,是自己那颗终年蕴酿着冰冷与寒湿的心脏,刚刚不知怎么猛地坠了一下。

郭长城本来趴在桌子上,听到一阵匆忙沉重着远去的脚步声后急忙回过头,只看到一片慌张的黑色衣角拐过墙角,楚哥已经走了。这次的大任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本来还想着告个别的,郭长城回过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在日记本上涂着,上面有个黑乎乎的小人,高高瘦瘦的,黑色披风般的大衣随风飘扬,看起来凶巴巴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PPT